塞婭

要如何才能保護重要的人呢?
什麼都做不了的我
只能祈願世界對你們溫柔如初

致少年的你

  吶 ... 你 可 以 停 下 來 ,聽 我 說 個 故 事 嘛?

「你為什麼要離開?」

「為了冠軍」

「在百花也能拿到冠軍呀 ?」

他也曾認為百花能夠拿到冠軍。

當所有人都認為血景不再時,他仍堅信百花能奪得冠軍。

所以他接下隊長的職務,憑著百花式打法挺過差點夭折的第五賽季,一個人帶著百花衝撞第六賽季、第七賽季,但是總是卡在那最後關頭。

他只憑著自己獨特的百花式打法,捱過不知道多少次個人賽、擂台賽、團體賽,每一次都拚盡全力。

然而隨著他一次次的拚博,對付百花式打法的方法越來越多,也應付得越來越吃力,他已經無法再掌握比賽場上的主控權,就連比較弱小的戰隊都會針對自己專門配置"百花專用戰術",好像被認為只要除去張佳樂就如同勝利。

為了冠軍,他變得不像自己;為了冠軍,他可以不像自己。

但他卻終究只能停在那榮耀殿堂的最後一階階梯,當他再次被掃把打落,他的心碎了,完全地碎了。

在第五、六賽季時,他軟弱但他卻沒有可以依靠的人,他是隊長,自己都懦弱的話,那戰隊怎麼辦,而在第七賽季,他終於倒下了,他不再認為,自己能夠帶領百花。

一切一切都深深地傷害了他,所以他逃走了,拋下曾經是自己所以的百花戰隊,拋下隨著他一同瘋狂的百花粉絲,離開了。

但少年的心中始終只有一個目標,冠軍!為此他能夠拋下一切,背上叛徒的污名,只為冠軍。

所以他又回來了,回到了這個令他體無完膚又無法捨棄的榮耀之中。

他殘酷地切斷與百花的所有關係,以故作堅定的說法來保護百花,並期待、守護著百花的未來,以他自己的方法。

他還是這麼的溫柔,這麼的堅強,他仍然是那個容易喜悅,容易被人激怒的少年。雖然他告訴自己要改變,但他始終沒法改變。

他回來了,但他這次發現了在這條叛眾離親的崎嶇道路上,原來自己並不孤單。

全新的隊友、全新的戰隊、全新的旅程,有了同伴的他會展開微笑。

曾 經

槍 響,雷 鳴,劍 起,繁 花 血 景。

然 後

血 景 不 再,而 繁 花 依 舊,明 年 今 日,勝 景 仍 會 再 來。

最 後

他 終 於 拿 到 了 第 一 個 冠 軍,一 個 世 界 冠 軍。

嗯 ?「 他 」是 誰 ?

他 呢,是 我 們 的 榮 耀,擁 有 榮 光 的 聯 盟 第 一 彈 藥 專 家。

張佳樂

你 的 名 字 會 響 徹 雲 霄。

生 日 快 樂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