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婭

要如何才能保護重要的人呢?
什麼都做不了的我
只能祈願世界對你們溫柔如初

[鍾姜] 琴音

鍾會姜維互相單戀
有角色死亡
ooc嚴重(有bug...
架空史向
慎入

    姜維再次睜開眼時,雙手已經被鎖上,身體依然無力,他努力想起最後記憶的片段,「士季,你要的軍力配置圖。」「伯約可留下陪我聊天?來人備茶。 」姜維似乎沒聽出鍾會的話帶有暗藏的心思,毫無防備地喝下了熱茶,之後姜維便慢慢感到四肢無力,視野開始模糊起來,鍾會帶有有點愧疚和無盡的傷心的臉是姜維最後的記憶。

   士季還是知道我騙了他呢...可是...

   姜維想鬆鬆雙手,仍是徒勞無功,藥力尚未消散,無力的身體只能讓鐵鏈響起冰冷的聲音。不知道自己會有什麼下場呢,無聊的猜想並沒有持續,鍾會的腳步聲傳來,「士季...打算怎樣處置我? 」姜維開門見山問,事到如今姜維沒打算再為自己求情,但面對笑容依舊,看起來完全沒自覺自己是階下囚的姜維,鍾會皺起眉頭,走到姜維身邊,蹲下來望著姜維的眼睛,真好看...即使是無數鮮血,依然無法掩飾姜維雙瞳中的明亮,仿彿盛著一片星河。被一直盯著,不知為何臉開始發熱,便別開了臉,這些動作被鍾會誤以為是對自己的抗拒,鍾會把手移到對方的下頷,強行讓對方看著自己,「看著我 ! 」鍾會加大了手中的力道,姜維輕輕嘶了一聲,鍾會知道自己一時下手沒輕重,便放開了手,留下了一道紅痕,他不想傷害到姜維。

     「伯約想自己會被怎樣處置? 」鍾會嘗試平靜下來和姜維對話,「這...控制權在士季你手...我說的有什意義嗎?」姜維反問回去,只惹得鍾會氣上加氣「我要你回答 !」「那...士季怎樣都可以...」姜維的回答倒是出乎意料之外,「哦 ? 那就算要你現在把身體交給我也可以 ?」鍾會像是挑釁地說,但只得到姜維的幾分猶豫和幾下點頭。「你可不可以珍惜一下你自己 ! 要是在這的不是我就危險了啊!」姜維感覺到鍾會真的生氣了,「我知道士季不會這樣做,因為士季很溫柔。」姜維聲音雖少卻清楚無比,「真是的...那彈琴、唱曲之類的伯約會嗎?」老實說鍾會自認不太了解姜維,不像姜維那麼了解自己的習慣,姜維的私生活簡直是個迷,喜歡吃什麼、興趣之類一概不清楚,「彈琴的話...曾經向承相請教過幾回,並不算精通。」姜維點頭說著「來人備琴。」鍾會解開了姜維的手銬,還附帶一句「若能讓本英才滿意,或者可以免伯約一死哦。」但姜維像沒聽到的,手撫摸着琴,練習地彈了幾下,「那麼,獻醜了」

    琴聲一奏,便令鍾會驚嘆著姜維的琴技,雄渾而穩重的散音,奔放卻不狂野,深沉卻不死板,充滿力量卻不乏感情;走音使曲像是被賦予人的靈性,變幻無窮,也像是表現出姜維自身對人世間的悲歡離合之情;泛音令琴音
在寧靜中升華。地籟、人籟、天籟之音皆全,這別說是不擅琴,在世間甚至沒多少人能達到如此境界。

    「士季,我彈完了...士季 ?」姜維見沒反應便伸手去叫鍾會,這時鍾會才像回過神來,「伯約彈得真好,也許比諸葛亮還好。」「沒這樣的事...這首琴經唯有承相才能真正彈出...」姜維聽到承相壞話自然反應地反駁起來,讓鍾會心裡妒忌,「可是我已經也沒有機會再彈琴了...」姜維一語,令二人從短暫的美夢拉回來現在,「哼...就算死我也會和你一起的。」降將姜維意圖謀反,司徒鍾會包庇姜維,光是這都足以讓鍾會人頭落地,雖然姜維似乎不是這樣認為。鍾會冷冷的一句卻深藏無比溫柔,但姜維輕輕搖頭,「士季...」姜維慢慢靠近鍾會,臉也越來越紅,姜維吻向了鍾會,鍾會驚得一個激靈,姜維竟然主動吻了自己,「士季...士季...」姜維的手在鍾會衣服裡遊走,鍾會像是回應著姜維的吻,甚至還把主導權搶回來了,但鍾會在這個深情一吻中只感覺到無盡不安,不論是這個吻,還是姜維眼中的溫柔,都像是下一秒就會消失一樣,「伯約,別這樣...我們不會死的。」鍾會抱著姜維,希望可以帶給他安全感,「嗯,你不會死的。我不會...」姜維語未落鍾會就插了話「你也不會死,用我性命擔保。」鍾會肯定的語氣讓姜維顫抖。

『我想和士季一起活下去,可是今生怕是不可以了,若然我死可以救士季一命,那還有什麼好猶豫。』

鍾會依然抱著懷裡的人,這是鍾會現在做到的唯一的事,姜維一直無語,直到他把剛剛從鍾會身上拿來的小刀插進自己身體才發出一聲輕輕的呻吟,輕得連鍾會也沒察覺,「伯約 ? 」鍾會還是維持著擁抱的姿勢,直到他感覺腹部有溫暖的液體流過,才讓鍾會徹底驚慌起來,「伯約 ! ? 伯約你為什麼這麽傻  ! 」鍾會陷入了驚恐之中,連止血都忘了,「蜀將...姜維...謀反...挾持鍾司徒...不慎被殺...」姜維每個字都像刀插入鍾會的心。「伯約 ! 我..我要去找大夫 ! 來人! 來人啊!不對...自己去找更快...」看到鍾會手忙腳亂的,姜維在心裡還是笑了出來,姜維拉住了準備離開的鍾會的腳,「留在這...在我身邊....」都是要死,我想死在士季身邊,姜維多想說出來,他還有很多話想說,可是他已經沒時間了。鍾會死握住姜維的手,但依然無法阻止姜維的溫度流走,傷口不停流出鮮血,染紅了鍾會的衣服,「士季...對不起...」

我是個騙子...可是...
只有這份感情沒有分毫虛假...

姜維流著淚說,語落,眼廉便永遠閉上了,被緊握的手無力落下,牢裡剩下的只有一個人的哭聲。

手沾著姜維的血,這份溫暖是死去的人曾經活過的證明,是讓不曾流淚的鍾會流下懊悔的淚水的原兇,姜維像是睡著了一樣伏在地上,平靜而安穩,鍾會刷去姜維眼角的淚花,這是鍾會第一次看到姜維哭泣,也是最後一次。

蜀將姜維謀反,挾持鍾司徒,不慎被殺。

如同姜維所料,只有自己背上了污名,鍾會則平安無事。

春光滿載,鍾會回京已有三年,他向司馬昭請求卸下兵權。不用領軍,鍾會多像今天在府邸聽著歌姬唱歌彈琴,每位舞女都是絕色美人,但鍾會卻分了神,眉毛有幾分愁意,讓舞女們擔憂著自己是否惹司徒不悅了。「別停繼續。」暫停的琴音再次響起,一曲琴經讓鍾會蹙起眉頭。當時姜維所彈的旋律深深刻在鍾會的腦海,他和姜維相識短暫卻成了無可替代的記憶,琴經乃姜維獻給鍾會最初的一曲,亦是最後的一曲。

鍾會突然不想聽了,這首曲只能是姜維彈,離開了房間,靜靜走到了一棵樹下,他到最後還是沒把姜維的屍首交給司馬昭,而是埋在自己家中,鍾會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做,可能是這樣感覺上和姜維還有一點聯繫,大樹像是吸收了姜維屍體的一樣,變得高大起來。鍾會靠著大樹,他累了,就這樣睡著了,微風輕輕吹過,溫柔地撫摸著鍾會的臉頰,吹起他的棕色長髮,而未見一絲華髮。

琴音再次響起,鍾會勾起嘴角,「伯約,何來遲也? 」

                                      「完」

後記

當二人互相有犧牲自己的想法時,比較的是感情的重量。姜維在劍閣敗了,這次卻是永遠的贏了。

關於《琴經》,是諸葛亮所寫一部音樂理論專著,被我吹成一首曲了(好吧,是我一開始記錯了

然後士季是發夢。

結局是很久之後才寫的TAT所以不太對勁(中間有段大bug...

原本想加一句  「鍾會一生未曾娶妻 」 的,但實在想不到放在哪就放棄了

手傷了所以很短。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