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婭

要如何才能保護重要的人呢?
什麼都做不了的我
只能祈願世界對你們溫柔如初

[丕遜] 改觀

已經得了本人的批準,用了 @喬治兒 的《掬落燕》的設定
時間點是陸遜初到魏國的時候
改名廢
慎入

     自從陸遜來到魏國,已經過了幾個星期,在這裡陸遜沒有官職,每天百無聊賴,過着不用處理的文書規律的生活,除了吃飯睡覺,偶然在偏殿遊走、練練劍,似乎沒有什麼可做。
     即使如此陸遜依然為魏吳關係而每日擔憂,幸好兩國關係尚算友好,算是讓陸遜放下心頭大石,然後回歸到可稱上是無聊的生活,日復一日讓陸遜決定離開偏殿走走。
     雖然說是離開偏殿,但為免迷路,陸遜也只是圍繞著偏殿走,茫茫白雪的景色在江南是少有的風景,讓陸遜一時看呆了眼。
「陸卿啊 ,不可以一直盯著雪地看」一個話把陸遜拉回現實,一抬頭看到的竟然是魏王曹丕,基於禮貌之故,陸遜把立即離開此地的想法打消,恭維地說「原來是這樣? 臣於江南未曾看到過這樣白雪紛飛的景色,因此看著迷了,感謝陛下提醒。」「嗯」曹丕意識到陸遜不願和自己多說話也無意強求這個可憐人了,說完就轉身而去。
    曹丕...是在關心我嗎?陸遜獨自站在雪地,為剛剛曹丕的舉動而沉思...

    陸遜再次見到曹丕是不久之後,陸遜由於不適應洛陽天氣,終究還是感染了風寒,曹丕前往探望這位孫吳大使,「陸卿身體如何 ?」曹丕問道,「臣只是未曾適應天氣,稍染風寒已己,感謝陛下關心。」陸遜因病導致臉色稍微蒼白,說話的語氣也比以往無力,但仍然不缺恭敬禮貌。
「陛下,藥已經煎好了」宫女小心翼翼地把藥放下,當她聽到曹丕親臨甚至提出自己親自喂陸遜吃藥時,嚇得她冒了一身冷汗,陸遜對於曹丕前來探望,也感到了幾分驚訝,他聽說曹丕為人心狠手辣,殺愛妃貶親弟等事件在故鄉亦為廣傳,但面前這個人在做一件除了母親以外未曾有人做過的事,這個真的是我聽聞的魏帝嗎?
    藥碗不消一會見底,藥很苦但陸遜的心卻感到一絲甜,「那朕先走了。」確保藥全部吃完,曹丕便離開了,臨走時還不忘叫宫女準備多幾個火爐。
    陸遜心想,難道我誤會了曹丕 ? ?

明明想寫歡樂點的www
以「真誠」打動人什麼時候都有效www
子桓從故事前就開始收服伯言了! ?
與設定上的bug請原諒我www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