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婭

要如何才能保護重要的人呢?
什麼都做不了的我
只能祈願世界對你們溫柔如初

[鍾姜] 蒲公英

雖然是寫鍾姜,但本人認為難分攻受,所以也tag姜鍾(我真的是想寫鍾姜的嗚嗚)

小學生文筆+排版是甚麼

架空史向

慎入

「吶,伯約有見過紫蒲公英嗎?」鍾會看著眼前的一株蒲公英,問道
「沒有,那士季有見過嗎?」姜維反問
「沒有」
「據說是能找到紫色蒲公英,那個人就能得到完美的愛情哦」鍾會漫不經心解釋著
紫色的蒲公英,象徵著完美的愛情
「那我們一定找不到這紫色蒲公英」姜維自嘲地說
他們很清楚,二人的愛情是虛幻無比,只要目的一達到就完結了...本應是這樣的,但他們發現不知不覺自己已經向對方傾心...

不想完結...不想離開你...

姜維曾大膽地想過,如果士季希望,那怕是放棄復興蜀國,違背承相意志也好,他也願意放下,跟鍾會遠走高飛,過著離開亂世隱居的生活,只要...是鍾士季所期待的話。
鍾會也有想過,要是伯約願意跟他走,自己願意放棄野心,找個遠離戰爭的小村落,沒人認識他們是蜀漢大將軍,也沒有人知道鐘司徒的地方,就這樣與姜維渡過下半生,只要姜伯約希望的話。

...說不出口,這份愛情是不會有結果的,明明知道...明明知道的,但為什麼還是會情不自禁地深陷入去呢?是所謂的因為一個人一生至少該有一次,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結果,只求曾經擁有,甚至不求你愛我,只求能夠遇到你嗎,原因實在是說不清....

風輕輕吹過,帶著一絲愁緒,令蒲公英隨風飄蕩, 自由的飄向遠方。
鍾會望向姜維但對方只是靜靜望那株被吹散的蒲公英
「其實伯約也好像蒲公英啊...」抓不住的。
輕輕的一句卻傳到了姜維的耳裡,不禁嘆了一口長氣。
「回去吧,上次的計策好像有修改的地方」主動回到現實的是鍾會。
「嗯」

決定了謀反的日子,距離漢室復興的日子不遠了,距離野心實現的日子不遠了,距離...分別的日子不遠了。

進軍的前一日,晚上異常的寧靜令人害怕,明明應該好好休息,儲好精力準備明天和司馬昭決一死戰,但兩位總大將竟然同時失眠了

想見你....

二人在軍營外走來走去,希望風可以把這份思念吹散,竟在不知不覺走到同一個地方,那是一座小山丘,很空曠
「月色真好....」皓月千里不禁讓鍾會讚嘆,「畢竟快正月十五元宵了」姜維還是一如以往的認真。
「這個地方...和那時在五丈原和承相渡過最後一日的星空一樣漂亮...不,比那個時候還要吸引人」因為是和士季一起看的星空,姜維對鍾會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並沒有感到驚訝,他...早已明遼。
「哼...可以在臨終前和伯約一起看星星,諸葛孔明也是幸福的 !」我也想...在人生的末端可以和伯約在一起,可是...不論明天勝敗,我們二人也再沒有一起行動的理由了。

正在鍾會沉思之時,他突然感覺到肩膀有一份重量,不久帶來了平靜的吐息,鍾會有點驚訝,對姜維竟然真的這麼沒戎心而驚訝,但不消一瞬就把這份驚訝拋諸腦後,取而代之的是一份未曾感受過的幸福,他溫柔地解開姜維的辮子,撫摸著姜維烏黑的秀髮,低聲呢喃「真是的...連辮子也不解開就睡覺,會頭痛的...」不知是不是姜維過於安穩的氣息令一股睡意衝上了鍾會的腦袋,小心翼翼把披風蓋過姜維的身體,便安然入睡了。

決戰之日已到,大軍已經準備好,軍營中瀰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氛,「鍾會大人,我軍已經準備好,隨時可以出發 」姜維肯定的語氣總是能鼓舞人心,加上蜀漢士兵皆認為這是一個復國的好機會,所以士氣在於頂點,「好 。我這邊也沒有問題」鍾會的語氣亦比以往認真。

『「全軍出發 !」』兩位總大將騎上馬,配好武器,大聲叫喊,士兵的呼喊聲如同呼應著二人般澎湃,可是戰場上豈有毫無死傷的勝利,刀劍無眼,一旦踏上戰場不管是多厲害的武將也難以全身而退,士兵遭斬殺的慘叫聲,為國捐軀的屍體令人髮指,姜維和鍾會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也不免受傷。

「嘶...!」姜維的手被劍斬傷,令他不禁叫痛一聲,「伯約 ! 還好嗎!? 」看到姜維受傷的鍾會明顯地焦急起來了,「沒事....士季冷靜點...」姜維強忍著痛地回答,但明顯地少了一份生氣,鐘會雖然理解要保持冷靜但依然為其傷勢而擔憂,這份擔憂甚至讓他一瞬間忘記了自己身處在戰場上。
一刻的分心足以致命,一枝箭直中鍾會心臟,不偏不倚地射中了人類的生命之源,鍾會墮馬,姜維像是失了神一樣,緩了一緩才趕緊下馬前往鍾會之處,「士季! 」姜維大聲叫喊著,「伯約...小心 !」鍾會用盡最後一口氣站起來,為姜維擋下三枝箭,「嗚啊....! 伯約快逃....」縱使身受重傷,鍾會仍在關心姜維,「要走一起走! 不要丟下我! 」姜維哭泣著,其情境甚至令天神也悲慟,「啊哈....我這傷勢已經不行了...你也知道的吧!」鍾會痛苦地把話說出來,「可是....」話還未說完鍾會就大吼「 全軍撤退  !」「嗚士季....我不要...」姜維仿彿連魂魄都掉了,面對鍾會受到無藥可救的傷害,他卻只能撕心裂肺地哭,「伯約...聽着...」鍾會用力地把字擠出來「活下去...我...」生命並沒有等待鍾會說完最想說的話就走到了盡頭,「士...士季....?」姜維絕望地看著鍾會的屍體「姜維大人! 要撤退了 ! 剩下的士兵已經離開了 」張翼趕過來,二話不說把姜維抱上馬,然後趕上大隊,「伯恭你放開我 ! 士季還在那呢!士季的身體還暖的 ! 士季還在和我說話 ! 士季還在...還在 」姜維知道自己是自我欺騙,他知道鍾士季已經不在了,可是,連最後一句話都沒有說清楚,甚至連把鍾會的屍首帶回來也做不到,他不願意相信鍾會已經不在了。

在姜維的意識還依戀著剛才在戰場上鍾會說的話的時候,張翼與蜀軍終於撤退到了本營,姜維下了馬,搖搖晃晃地回到了房間,令張翼和士兵們擔心極了。

「伯約還是不肯出來嗎?」張翼皺著眉問看守的士兵 ,「是的...已經三天了,姜維大人一步也沒有離開房間...連飯也只吃了一點...小人也很擔心...」張翼望着房間,三天前姜維的那個無神的姿態,他從未見過,縱使是諸葛承相逝去的時候,那個人還是很快振作起來說要北伐,雖然知道姜維不時會呆呆地望着承相的羽扇,默默地流淚,卻從未露出給眾人看,因為姜維清楚一旦大將軍軟弱起來,軍心必會動搖,士氣定會低落,所以他總是在眾人面前露出笑容,鼓舞士氣。就連尊敬萬分的承相逝世之時也未曾露出脆弱的一面,鍾士季之死竟讓姜維一蹶不振,實在令人擔憂。

「再等待一下,看看情況吧。」張翼決定再給一點時間姜維,他把看守的都叫走了,希望給他一些私人空間。

姜維並不是沒有聽到門外的聲音,只是無心也無力回應了,他只是單單地沉思,幾度想起了當日鍾會在自己面前死去的畫面,讓他自笑起來,姜維嘲笑鍾會因自己受傷而亂了陣腳,更嘲諷自己的無力。

「不知道今晚的星星好不好看呢?」姜維看著窗外的天空,自言自語,然後打開了三天未曾開啟的門,徑自走到了曾和鍾會一起觀星的小山岳,「不好看...沒有士季在身邊的話一點也不好看啊....」眼淚從眼眶中流下,從失去了鍾會的那一天開始,姜維的世界越來越少色彩,世界一片灰色,是絕望的顏色,姜維索性閉上眼晴,拒絕了一切的事物

不知道是不是太累,姜維再次打開眼時已經是早上,當然身上也沒有披風。當姜維打算回到軍營時,一抹紫色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
『據說是能找到紫色蒲公英,那個人就能得到完美的愛情』想起鍾會說過的話,姜維的眼淚又流下來了。

「士季...我找到了啊紫色的蒲公英...可是...一點也不完美...」

後日談--現代

鍾會掙開了眼睛,看到了姜維理所當然地在身邊,自己似乎是枕在姜維的肩膀睡著了,「起來了? 再睡一會也可以。」姜維鬆鬆肩膀地問,「嗯...已經夠了」睡醒了的鍾會想起了剛剛發的奇怪的夢。

「若是能找到紫色蒲公英,那個人就能得到完美的愛情...嗎?」鍾會喃喃自語,「嗯? 紫色蒲公英嗎?能得到完美的愛情嗎...?那我們一定會找到的 !」姜維露出溫暖的笑容,「哼 ! 我才不用呢 !」鍾會抗議道,「誒...為什麼呢?難道士季不想要嗎?」姜維的笑容稍微暗淡下來了,「即使沒有找到那朵紫色蒲公英,我們的愛情也是完美的  !」鍾會神氣的一句話令姜維的笑容比以前更燦爛

「嗯!」

                              「完」

後記

這是一場等待了一千八百多年的愛情啊@@

伯約受的傷其實不輕的(斬的滿深)所以士季才會這麼分心

士季沒能說完的話是「我愛你」

本來想讓伯約撤退途中死亡 /自殺的,但因為士季的那句「活下去」讓我打消了念頭

另外,
蒲公英的花語有
1.停不了的愛, 無法停留的愛
2.朝氣和陽光
3.自由的愛
紫色蒲公英的花說是:
1.傳說的紫色,完美的愛情
2.孤獨的愛

蒲公英還不只這兩種的,不過我不多列了 (實力偷懶

感謝看到現在,本人的作文只有小學生水平實在是抱歉TAT我盡力了

歡迎留言哦☆

這是不知道會不會有下一篇的花語系列

评论(2)

热度(2)